• /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脊柱侧弯男孩失慈爱父亲 母慈子孝挺过艰难岁月

2014-11-17 来源: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脊柱侧弯中心

【家庭医生在线】早上9点30分,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新外科大楼16楼病房在医生查房之后有恢复了平时的安静。家庭医生在线在其中一个病房看到了刚刚做完手术正在静养恢复的啊胜。阿胜出生在广东清远的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啊胜共有三兄弟姐妹,他是排行最小的。啊胜告诉编者,大概在五六岁的时候就发现了自己的背部一高一低。但由于家里经济条件不太好,所以一直都没有怎么去特别注意这个事情。后来有机会到当地医院去检查,医生诊断出啊胜患的是脊柱侧弯。


阳光向上的啊胜

10万脊柱侧弯手术费难倒一家

“医生给出诊断的的时候,我的家庭环境实在是不太好,当时父母每个学期都为了我们的学费伤透了脑筋,更别说带我去看病了。大概在我读初二的时候,我哥哥姐姐都毕业出来工作了,我爸爸便在2002年九月份的时候,带我去广州的大医院检查背部异常的情况。”啊胜告诉家庭医生在线“当时听亲戚说广东省人民医院比较好,我就随我爸爸那里。拍完X光之后,医生告诉我们如果做手术风险比较大,有瘫痪的危险而且费用要十万以上。”在当时,10万块钱对于原本不宽裕的啊胜一家来说算是一个天文数字。啊胜的父母以及亲戚根据这个事情讨论了好多次,就暂时不建议啊胜冒险做手术。

旧痕未愈再添新伤

脊柱侧弯男孩痛失慈爱父亲

相比啊胜的病,更让这个家庭难以承受的事情发生了。在2003年8月份,啊胜爸爸检查出晚期肝癌。从发病到离开前后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啊胜忍不住哽咽,眼里闪着泪光:“我在2003年7月底的时候,我收到了录取通知书,我考进了县城第一中学的高中。我家人都为我感到非常的骄傲。但是过了不久,父亲就检查出肝癌晚期。一个月之后,我记得当时我刚刚高中入学第一个礼拜,我当时的班主任就通知我说我父亲病危了,让我赶快回家。但是遗憾的是我没能见到我父亲最后一面。”

父亲的离开让原本已经被脊柱侧弯所折磨的啊胜承受了很大的打击。一直到现在,啊胜对于父亲都是自责和思念交错。据啊胜介绍,父亲年轻的时候是个木匠。在啊胜读三年级的时候,由于做木匠挣的钱不多,付不起他们几兄妹的学费。父亲就在管理区里面卖猪肉,家里的经济相对好转了一些,但是挣的钱也有限,只是手头没有那么紧张。由于啊胜在家里是最小的,所以父亲把最厚重的爱给了啊胜。啊胜回忆说:“我父亲不是很有钱,但是他给我的是最富有的,在我上学从来没有让我缺钱花,我父亲都是把最好的给我。父亲走后,我读高中的生活费就只能靠哥哥姐姐和妈妈了。每个月我妈妈都会一次性给我一百五十元,这一个月的生活费用了。我有时还用不完,会自己剩下一些钱。”

母慈子孝 一家人手挽手挺过艰难岁月

为达手术指标 坚持天天爬山运动

就这样,一家人就艰难的挺到了啊胜大学毕业,现在啊胜在一家大型台湾集团公司工作。啊胜的一家人摆脱了之前抓襟见肘的生活。现在啊胜终于可以喘一口气,然后开始展望一下自己的脊柱侧弯的治疗了。啊胜在网上了解到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脊柱侧弯中心在治疗自己的病有着非常高的水平。于是来到中山一院并且见到了杨军林教授。杨军林教授告诉编者:“患者的病情算是比较严重的了。要尽快做手术,腰弯45度,胸弯120度。并且已经影响到了肺功能。患者的当时的肺活量只有29,是远远没有达到手术的指标的。于是我建议他要坚持每天锻炼,尽快把心肺功能提升。”

就这样,啊胜为了能早日手术就开始每天加强锻炼。“我每天都会去越秀山跑楼梯,然后周末安排时间去白云山跑步,后来感觉效果比较越来越好,当然也比较累。之前上班是坐公交的,后来为了锻炼身体就买了一辆自行车骑着去上班。有时候我还会约上朋友打羽毛球。”啊胜告诉家庭医生在线“有时候早上九点多就跑上了白云山摩星岭最高处,就感觉心情非常的舒畅,在这里我看到另外一番风景,我也看到了我一直以来的坚持快要等到回报的时刻。”

据啊胜介绍,这个手术费总共18万,社保报销了6万,他自己多年积蓄有4万。然后公司对于啊胜也专门成立了一个救助基金捐赠了6万块钱。然后再向朋友借了两万。啊胜就顺利的在今年10月份完成了手术。

对于啊胜来说,一路走来,他经历了很多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也体会过别人难以体会的辛酸。

就医指南:

为了便于脊柱侧弯的患者了解相关脊柱侧弯的知识,同时也能更方便的与病友、医护互动,中山一院脊柱侧弯中心开通了专门的网站,如果有相关脊柱侧弯的问题咨询杨军林教授,或想与更多脊柱侧弯病人互动,欢迎登陆中山附一医院脊柱侧弯临床科研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