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动态新闻 > 正文

【南方日报】广东医生:让维吾尔族患者挺直脊柱

2014-10-08 来源: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脊柱侧弯中心


9月28日,新疆喀什,气温微凉。

艾拉江站在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的走廊上,这位维吾尔族汉子手抚左胸,向他见到的每一位广东共青团“健康直通车”志愿者服务队成员致谢。

他的二女儿姑丽(化名),以及同病区的阿卜杜拉和阿依自木古丽在4天内都经历了一场改变人生的手术。手术完成3天-4天后,他们已先后走下病床走路。

施予援手的,正是随服务队赴新疆的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脊柱侧弯矫正手术”团队。

文/图 南方日报记者 周煦钊 发自喀什

9月24日11时20分,喀什一院二号手术室。

中山一院脊柱侧弯中心医生杨靖凡手持“电刀”,手术台对面,站着中山一院脊柱侧弯中心主任杨军林。杨军林左方,中山一院麻醉科副主任医师舒海华正被血液回收机、监护仪、呼吸机包围着,头顶四周还有准备好的七八袋输液包。杨军林右后方3米外,中山一院脊柱侧弯中心医生邓耀龙在神经电生理监测设备前就座已定。

“手术开始。”杨靖凡小心地将电刀贴向姑丽的脊背。

来自广东的医生团队,齐心协力,在天山脚下,开始了一场复杂而神奇的手术。

脊柱侧弯的13岁少女

姑丽是一位13岁的维吾尔族少女,留着长发。她笑起来,眼波会向侧旁流去。两个月前,姑丽被发现脊柱有侧弯。“脊柱侧弯45度。”

9月23日上午,杨军林为姑丽的病情作出了要做手术的诊断。曾在美国、欧洲、日本等多地学习回来的杨军林教授介绍,脊柱侧弯是一种致残、致死性畸形。脊柱侧弯分先天性和特发性两种,其中特发性占70%左右。即便全世界的骨科精英们都在努力研究,但直至今日,特发性脊柱侧弯的发病原因仍未明确。可以明确的是,脊柱高度因变形降低,人体胸廓容积也会随之降低,由此造成对心、肺的挤压。最可怕的后果是,“很多病人最终会死于心肺功能衰竭。”杨军林说。脊柱侧弯虽然可怕,但杨军林表示,如果早期发现、早期治疗,95%的人其实不需要拖到要上手术台的程度。

对于即将到来的手术,姑丽似乎没什么概念,笑了笑说:“我不害怕。”侧弯超过40度一般就要进行手术。与姑丽一同被排进手术日程的,还有17岁的少年阿卜杜拉和27岁的年轻妈妈阿依自木古丽。

手术团队在诊断、评估后,最终决定安排3台最急需也是最稳妥的病例进行手术——24日是姑丽和阿卜杜拉,25日是阿依自木古丽。

“骨科皇冠”:脊柱侧弯矫正术

24日9时50分,艾拉江俯身亲吻女儿的额头,在医生核实病人信息后,姑丽被推进手术室。

10时10分,望着四周冰冷的仪器和匆忙的医生护士,手术台上的姑丽有点紧张了。麻醉医生舒海华安抚她:“会有一点点痛”,一边慢慢地往姑丽手臂的静脉输液管推进麻药。

41岁的舒海华在日本东京大学获得博士学位,负责组织术前准备和术中生命体征维系。实施麻醉和插好喉部导管后,他开始在姑丽的颈部做深静脉穿刺。

与此同时,几个护士合着手在为姑丽插入尿管。生于1988年的年轻医生邓耀龙则专注地在安插着电极针。

一个小时后,姑丽手臂外周静脉、动脉、颈部深静脉、咽喉等部位已安置5条管子,头、躯干、四肢插进17对、共34根电极。“嘴里是气管导管,颈部的管子用来补液,尿管导尿,电极用来监测术中的脊髓功能状态。”中山一院外科ICU副主任陈敏英向记者解释。

11时10分,术前准备就绪。作为主刀医生第一助手的杨靖凡将电刀功率调整到位。杨靖凡的导师、50岁的杨军林套上两层手套,头顶一盏手术头灯站向手术台——这是一项被称作“骨科皇冠手术”的脊柱侧弯矫正术。

姑丽的脊背被杨靖凡的电刀划开。对器械型号最熟悉的张林坐在手术台下手的器械台边等待指令,他身前布置着各式器械。上百枚不同型号的钛合金螺旋钉安静地躺着,透出乌冷的光泽。

姑丽的整条脊柱呈现两道弯——从第二节胸椎起,偏向左,弧线收到腰椎,又向右弓出。为了将脊柱矫正,杨军林需要先在各个预先选定的椎节置入钉子。钉子尖一端是螺旋状,另一端带凹槽。置入完成后,再用金属棒连贯凹槽,以金属棒的力量将弯曲的脊柱扳直。

置钉的具体位置在术语上叫“椎弓根”。钉子的粗细在0.22CM到0.77CM不等。椎弓根的厚度和钉子的直径尺寸决定了留给“主刀者”杨军林腾挪的空间十分有限。在狭小的椎弓根上置钉被杨军林比喻作“在钢丝上行走”。“偏内会碰到脊髓,将造成瘫痪。打深了会伤到脊柱前部的大动脉。所以这个手术风险性极高。”

为了知道置钉、矫形等各手术操作是否伤及姑丽的脊髓,邓耀龙此时坐在一台电脑前,监测着反应姑丽脊髓功能的各项指标。他术前在姑丽身上布置下的“天罗地网”这时正在发挥着作用。

34根电极线集中汇集向神经电生理监测仪,仪器将电信号翻译成数据输向电脑,电脑会实时绘出各种指标曲线。如果指标显示姑丽的脊髓因手术原因或非手术原因出现损伤可能,图像波形将会发生变化。“那种情况,我就会提醒主刀医生,医生会逆转或调整正在进行的操作,保证手术成功。”邓耀龙说。

麻醉医生是负责整个手术中的病人生命体征维系的重要团队成员。“如果出现大出血或者其他需要急救的情况,手术台下的操作主要由我们麻醉医生来主持。”舒海华说。作为喀什一院的骨科中心主任,阿不力克木为3台手术都准备了1200毫升的血液。但是,手术中1毫升的血都没有输,这让他很有触动。

“我们三台手术都不用输血,因为我们控制了出血,不但如此,手术时间也比一般大型手术短,我们三四个小时就可以了。”杨军林说:“而且病人在术后三天到四天就能下地走路。”“这一切都是因为有这样经验丰富的团队配合。”他补充说。

13时30分,主刀医生杨军林已经成功地将17枚钉子旋进姑丽的脊椎,并实施矫正。

杨靖凡拿电刀的手现在拿起了针线。缝合分4道完成,分为肌肉层、深筋膜层、浅筋膜层和表皮层。在表皮层,杨靖凡为姑丽实施了“美容缝合”,即皮内缝合。这种缝合的好处显而易见——少女稚嫩的后背将不会留下难看的“蜈蚣疤”。

分享维吾尔族患者的喜悦

姑丽上的学校有维、汉双语教育,汉语说得比父亲好很多。姑丽说,她喜欢运动,足球、篮球、乒乓球都玩。

阿卜杜拉的情况比姑丽更严重,脊柱侧弯达到52度。作为即将迈入成年的男孩,意识到自己将无法为父母分担责任让他十分痛苦。阿卜杜拉的母亲沙尼古丽告诉记者,儿子曾经绝望地对她说过,长大了却不能分担家里的责任,看病费用又昂贵,不如算了。

阿依自木古丽的病情则更甚,侧弯超过70度。她是3个孩子的母亲,严重的病情让她难以料理家务,加上公公瘫痪在床,她的丈夫不得不在家照看孩子和父亲。

对于姑丽、阿卜杜拉和阿依自木古丽的家庭而言,没有一家能够承担起脊柱侧弯矫正手术的昂贵费用。“光一颗内置在脊椎上的钛合金钉子,价钱就在5000元左右。”内置物生产厂家的代表张林介绍,“这个价钱还不包括螺帽、另外还有内置棒。”“在广州,这样一台手术的费用要十几万元。”杨军林说。幸运的是,3名维吾尔族患者免费得到了手术。手术费用全部将由新苗基金、公共医保、社会捐助共同分担。杨军林介绍,新苗基金由共青团广东省委员会、广东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中山大学团委、中山一院以及中山一院脊柱侧弯中心联合相关厂商共同设立的,该基金专注于脊柱侧弯方面的慈善救助。

“从2010年5月基金成立至今,已经资助完成129例手术,加上这次3台,是132例。”杨军林说。

器材费用由厂商通过新苗基金实物投入,部分医疗费用由公共医保报销,而社会捐助则为每台手术提供2万元定额资助。团省委副书记、省青联副主席张志华介绍,为了此次手术,团省委联合腾讯公益移动互联网发起众筹活动。

活动启动以来,已经有536人为项目捐款,捐款金额58415元。而作为对众筹参与者的回报,手术过程会在网络平台直播。

“手术费是你10元我20元筹集起来的,这表达了广东人民对新疆人民的情谊……”

24日15时40分,喀什一院ICU病房,姑丽说话了,“眼睛睁不开。”

因为术后反应,姑丽情绪有点躁动,手脚挣扎。一直守在姑丽身旁的陈敏英反倒释怀了。姑丽虽然躁动,但手脚活动正常就意味着手术完全成功。

陈敏英一边安抚着姑丽,一边指挥着护士们对姑丽的情况实施干预。

“没事的,睡觉吧!”

与此同时,楼上的三号手术室内,阿卜杜拉的手术紧接着在进行……